2013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巴菲特芒格问答实录

5月4日晚,美国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体育馆。

以下是当日现场的问答实录(北京时间):

2013年5月4日 22:22

巴菲特和芒格登场,现场观众鼓掌欢迎,他们就像摇滚明星一样。

22:25

巴菲特的第一句话:早上好,我有点疲惫。

22:41

开始进入问答环节。有人问,伯克希尔账面价值增长已经有一段时间低于12%了。这合理吗?

巴菲特:并不能保证12%的增长。如果市场表现好,今年将是伯克希尔第一次在五年的时间里落后于标普指数。但我并不是特别担心,在市场不好时,我们很可能更好一些。

巴菲特:账面价值仅仅是内在价值的一个替代。投资者应该关注后者。伯克希尔的账面价值和内在价值有很大的差别。我们的表现比指数基金表现好。

芒格:不在乎三年或者五年的表现。长期来说伯克希尔会表现很好,但肯定会不如过去。过去的回报简直难以置信。

22:46

有人问巴菲特,当你离开后你最担心伯克希尔什么?

巴菲特回答说,在他死后,文化以及伯克希尔持有的公司都还在。这就是为什么文化很重要。我死后的第二天,人们就会给我们的保险公司GEICO打电话。

巴菲特说,董事会和他对谁应该接任CEO观点一致。我死后所有方面都会和现在一样。

他的最终接班人必须有大智慧,比他更有能量,更有激情。

22:58

问:在收购Heinz的交易中,你是否比巴西合伙人得到了一个更好的交易?

巴菲特:有文章说巴菲特买优先股的原因是他对未来股票回报预期较低。巴菲特否认了这一点。

23:13

看空伯克希尔的Doug Kass发问:伯克希尔是否为收购支付太高价格?伯克希尔是否看起来变成了一只像指数基金的股票?

巴菲特:毫无疑问,我们不会表现得像过去那样好。规模是一个问题。但在市场不好时,规模可以成为优势,因为伯克希尔有能力提供流动性和稳定性。为特别优秀的公司支付更高的价格不会是一个错误。

芒格:大公司过去的记录并不好,但我们有更好的系统去押注巨头(芒格没有用Doug Kass的名字,而是称他为“做空者”。)

巴菲特:我们过去五年做的并购都不错,包括Heinz。我们有很好的企业。财富500强企业里,我们就占了8席。

23:20

问:如果美元失去储备地位会怎么样?

巴菲特:不太可能有什么东西能取代美元成为储备货币。未来中国和美国将是超级经济大国。美元在未来几十年都会是储备货币。

芒格:储备货币的国家有一些优势。失去储备货币就失去了一些优势。即便那发生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历史上没有一个超级大国能一直保持第一。我认为未来20年美元都会是储备货币。

23:28

问:怎么看企业利润与GDP的比重?

巴菲特:企业利润是GDP的10%,这是不同寻常的。有意思的是美国企业还一直在抱怨收入税。按照在GDP中的比重,现在的税是40年前的一半了。按照全球标准,美国企业税是高一些,但是这并没有伤害美国企业的竞争力。

芒格:不同意巴菲特。当其他国家企业税更低时,对我们是不利的。

巴菲特:芒格是共和党,我是民主党。

23:45

问:QE的风险是什么?如何停止?

芒格:基本答案是我不知道。

巴菲特:我没有补充。

查理:会很困难。

巴菲特:买东西会比卖东西更加困难。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领域。创造了大量流动性。

巴菲特:我对伯南克很有信心。

巴菲特:富国银行在美联储有1750亿美元,但都没有利息。

巴菲特:QE有通胀的潜力,但现在还没有。美联储成员从来没有承认过,但我猜有些人对没有更多通胀出现比较失望。

芒格:经济学家们认为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他们应该更加谨慎。有谁能预测到利率会保持这么低这么久?日本尝试了所有办法,但有谁能预测到日本会停滞20年。

23:58

问:零利率怎么影响伯克希尔?

巴菲特:利率是市场上一个很巨大的因素。利率上升对资产价格来说就像是地心引力。

芒格:我强烈预期,利率不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如此低位。但低利率持续了这么久,已经让我很吃惊了。

2013年5月5日 00:05

问:你对比特币怎么看?

芒格:比特币不会成为通用货币。我对它没有信心。

巴菲特:我们的490亿美元现金中,没有任何资产是比特币。

00:18

Doug Kass问:伯克希尔大量的回报都是基于巴菲特的声誉,你凭什么有信心接班人能像巴菲特一样与陷入困境的公司达成交易?

巴菲特:接班人将有更多资金。当市场承压时这非常重要。当市场恐慌时,伯克希尔就是他们的800电话。这种事情在2008年和2011年发生过,未来会再次发生。当潮水退去时,裸泳者会给伯克希尔打电话。伯克希尔的名声会改善。它不仅仅是沃伦的品牌,而会成为伯克希尔的品牌。

芒格:在早期,巴菲特能成功投资一些不知名的价值企业,因为他碰到的竞争很少。

00:35

问:你如何说服人们把公司卖给你?

巴菲特:我们只购买愿意卖给我们的公司。

问:如何解释伯克希尔的商业模式以及其具有可持续的竞争优势?

芒格:当其他人变得疯狂时,我们会一直尝试保持理智。这就是竞争性优势。

第二个优势是我们怎么对待希望出售企业的经理人。我们会成为他们好的合伙人。伯克希尔是他们理想的归所。

巴菲特讲了一个故事,有一家公司创始人把企业卖掉,但他希望在他死后能避免家庭纠纷,并且能保留他创建和钟爱的事业。他不能卖给竞争对手或者PE,最后只能找到伯克希尔。

巴菲特:我们的竞争优势就是我们没有竞争者。

01:01

问:报纸整体在下滑,你为什么还要买报纸?

巴菲特:即便盈利下滑,报纸的税后回报至少有10%。可能还会更高。不太可能更低。另一个考虑的因素是这些收购的报纸其公司结构有优惠的税收待遇。另外,他还不需要花费额外的精力。我们喜欢报纸。与盈利相比这是便宜的价格,我们已经对未来盈利下滑做好了准备。

芒格:你说这么多,实际的意思就是,这些是特例,但你喜欢这么做。

01:10

Doug Kass:巴菲特卸任后伯克希尔运营结构会否变化?是否会分拆?

巴菲特:伯克希尔是我知道的最好管理的公司。分拆会产生不好的结果。

巴菲特让芒格继续回答,自己开始吃糖果。

01:15

问:政策制定者应该做什么才能让美国保持竞争力?

巴菲特:首要问题是要控制住医保的成本。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不管是公共部门还是私人部门,美国在医保上的开支都要高很多。我们医保成本占GDP比重是17%,其他竞争者是9.5%~11.5%。

芒格:一个浮肿的证券和衍生品市场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

01:40

问:你是否同意格罗斯的说法,他说这一代投资者取得了成功,主要是因为时机?

巴菲特:毫无疑问,出生在美国对我来说是巨大的优势。

巴菲特:1929年让很多人不再买股票。当然过去十年你也可以这么说。

巴菲特:我很羡慕今天出生在美国的孝,按照概率来看,这个时代出生的孝有可能是最幸运的。

芒格:你那个时代竞争很少。现在就不会这样了。随着时间推移竞争加剧,对下一代来说这是不利的。

巴菲特:我们生活的时代远好于约翰?洛克菲勒。未来的孩子与我们相比也会是这样。

01:48

问:如果时光回撤50年,你会要30岁的自己改变一些什么?

芒格:保持理性,做你喜欢的工作。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从来都做不好。

巴菲特:我们运营伯克希尔有如此多的快乐,简直就是有罪的。如果你幸运的话,你会在自己生命的早期就找到它。

02:12

问:伯克希尔是否属于太大不能倒?怎么看多德-弗兰克法案?

巴菲特:据我所知,多德-弗兰克法案对保险运营没有影响。银行系统是过去20多年来最强劲的。美国的银行比欧洲也更强劲。

巴菲特:更高的资本金要求将降低大银行的股权回报率。

芒格:长期来看,我对银行系统的乐观少一些。银行家越想变得像投资银行家,我就越不喜欢银行。我不想再说太多,我已经惹了足够多的麻烦。

芒格:商业银行不应该有大的衍生品账本。

巴菲特:我在2008年打了一个赌。认为对冲基金在未来十年无法超越低成本的指数基金。目前为止,指数基金上涨了8.69%,而对冲基金只上涨了0.13%。

02:20

Doug Kass问:你现在是否只在乎比赛而不在乎得分?以前投资美国运通时做了详细的基本面调查,而后来在浴室里做了投资美国银行的决定,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转变?(注:即问巴菲特现在做研究是否没有以前彻底)

巴菲特:你要把事情做好一定要喜欢它。如果你喜欢它就有巨大的优势。会让你的生产力提高。我喜欢伯克希尔,它的投资,它拥有的企业。你没法把得分和比赛分开。如果伯克希尔一分钱没有给我,我一股都没有,我对伯克希尔的感情也不会变化。我喜欢我做的事情。仅仅因为我们做事的方式不一样,并不意味着我们失去了激情。过去40年是这样,希望未来10年还是这样。

芒格:你买美国运通的时候知道得并不多,自然挖掘得很深。第二次的时候则容易得多。有很多研究是积累起来的。

02:26

问:买股时有很多人用定量指标来分析,你分析一家公司时最主要的5个指标是什么?你喜欢哪一个?

巴菲特:数理指标可能有用,但是还有更多值得看的投资指标。

我们看企业,不看股票。同一个指标对不同企业来说意义不同。这些年来我们理解了某种类型的企业。我们不会去分析我们不知道的企业。对美国银行的投资的确是在浴室里做出的,但我投资不是因为浴室,而是因为50年前我看过的一本书,以及这么多年对美国银行的跟踪。2011年,当有很多人做空美国银行,它有很多传言时,我想投资美国银行对我们都有帮助,于是我给我并不认识的Monyihan打了电话。我会看这家企业在10~15年后会怎么样,会看今天的价格,然后看他们之间的差别。

芒格:我们不可能仅仅根据财务数据来选股,我们要看那个公司是如何运行的。您会用电脑来筛选股票吗?

巴菲特:我不会用。我们要看整体,评估5~10年后会是怎样。比如汽车公司我们不理解,我们观察了这个行业50年,但依然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

芒格:我非常有信心,Burlington Northern在15年之内都会有强劲的竞争优势。但不管苹果的财报怎么样,我们对它都没有这种信心。我是说,你需要了解这家公司和它的竞争地位。这不是仅仅通过数字就可以体现的。一些数学好的高IQ的人会看很多数字。投资不是这样的。

巴菲特:如果我仅仅根据数字来投资,早就不知道亏多少了。

芒格:肯定亏得不少。你数学太差了。

02:30

问:每次有人写“新常态”,我就对退休后的前景不乐观。预测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会给伯克希尔带来麻烦吗?未来十年股票市池报率会如何?

巴菲特:我不在乎宏观预测。你没法精确地知道它。

我们不看预测,从来没有一个股票投资的决定是基于宏观环境的。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什么花时间讨论你不知道的事情。所以我们讨论企业。我喜欢比尔?格罗斯。但不管是他还是其他任何经济学家对未来做的预测,对我都没有什么影响。我总体上认为美国会做得更好。任何常态对我们都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你买到了好的企业,价格好,长期就会表现不错。如果你基于预测来做市场决定。那你会亏很多钱。

巴菲特:你怎么看常态?

芒格:可以想象得到,会更差。

02:38

问:除了格雷厄姆和费舍尔之外,哪10本书对你影响最大?

巴菲特:我11岁的时候已经阅读了奥马哈公共图书馆里所有关于投资的书籍,包括技术派的。但我从这些书中没有发展出任何哲学。格雷厄姆的书给了我哲学:市场是为我服务的,不是来指导我的。还有费舍尔进一步影响了我。我和查理一起看基本面。我还没有发现我们的基本原理有任何漏洞。查理看的自传比任何人都多。我们从阅读中获益,也很有趣。格雷厄姆并没有财务动力去写那本书,如果没有他的书我的生活会完全不同。

02:52

Doug Kass不再发难,反而要求伯克希尔给他1亿美元资金来做空市场,他说如果表现超越大盘,他会把钱捐给慈善。

芒格:答案是不行。

巴菲特:我和查理都做空过,都失败了。曾经我们看到过一些公司,我们认为定价过高或者是欺诈。但长期来说,通过做空赚钱对我们没有吸引力。

Doug Kass:你们的投资经理Todd Combs取得了成功,他也曾经是空头。

芒格打断了他,芒格说:他停止做空后才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注:现场掌声)

芒格:我不喜欢为了赚钱进行交易而带来的痛苦。

巴菲特:但我们祝你好运。

03:13

问:如果我买进最好的20家公司股票,扔一边不管了,最后收益会如何?能跑赢指数基金吗?

巴菲特:这要看你怎么选最好的20家公司了。但你这个就很可能和指数基金的概念很像了。还要看你是否想研究企业;还是你有其他的职业,只是想在股票上有一些敞口。长期来说股票会表现很好。你需要避免在别人兴奋的时候变得兴奋了。如果你不是专业人士,不要装成是。如果你是一个业余投资者,长期购买多家美国公司是合理的选择。

芒格:了解自己的能力所在很重要。

03:16

问:你的财富大多要给慈善基金。他们抛售股票会否造成股票下跌?

巴菲特:我每年会把自己4.75%的股票给出去。这些股票值20亿美元。对伯克希尔来说还不到1%。交易所里许多股票交易量超过100%。1%根本就是微不足道。伯克希尔每天的交易量是四五亿美元,所以20亿美元改变不了什么。

芒格:对于一个老男人来说,没有什么比额外的20亿美元更微不足道的了。

巴菲特:钱在别人手里比放在我的保险箱里更有功效。

03:33

Doug Kass:你的儿子霍华德-巴菲特未来将担任伯克希尔的非执行董事长,但他没有管理经验,也没有运作过复杂的机构。为什么他是这个职位最好的人选?

巴菲特:他的工作是确保在挑选CEO时不犯错误。他的工作是保留公司文化,不是去运营企业。如果我们挑错了CEO,那么非执行董事长就非常重要,他要做出变化。需要他保护文化。他不会幻想要自己去运营业务。他只需要担心是否需要换CEO。

我看到过很多公司请了一个平庸的CEO,应该换掉。有一个非常在乎公司及其文化的非执行董事长这事就容易多了。当CEO同时还兼任董事长时要做出变化很困难。

芒格:有霍华德在公司会安全很多。你知道董事会持有很多股票。

03:37

问:怎么看IBM?

巴菲特:我对IBM护城河的了解不如我对可口可乐的了解。我对可口可乐、Wrigley或者Heinz更有信心。但我对IBM的感觉也足够好,我在IBM上投了很多钱。没有什么能够阻止IBM或者微软取得成功。我喜欢IBM的财务政策。IBM有很大的养老金负债。负债和资产看起来相等,但负债更确定一些。

芒格:至少IBM养老金计划有IBM的资源。日本支付3%的利息,但他们没有办法赚这么多钱。

03:45

问:你怎么看新兴市场的投资?

巴菲特:我们现在并没有看新兴市瞅特定的公司。我不会说,我们投资巴西、印度、中国等等吧。这不是我们的优势。大多数人的优势都不在这里。投资新兴市场听起来不错,但我认为不是最好的方式。我们的确曾买过中国石油和比亚迪等等。

芒格:出售投资建议是一个不错的方式,有很多手续费,很多建议,很多行动。

巴菲特:当你听到某个人在谈论一些概念时,比如投资一个个国家的主意时,很可能的情况是,他们更擅长于卖,而不是投资。

芒格:“我们的专家真的很喜欢玻利维亚”。但你去年说“真的很喜欢斯里兰卡”。

巴菲特:我们一直认为这是胡扯。

03:59

问:欧元区有投资机会吗?欧洲央行能否有效保持欧元整体性?

巴菲特:我们在欧洲做了一些收购。很乐意在欧元区任何一个国家发现好的企业。欧洲不会消失。但欧元货币联盟有重大缺陷。他们正在想办法修正缺陷。不同的管理机构,不同的文化,这需要时间。他们使用同一种货币,再没有其他了。大自然会有致命缺陷,经济学也有,这一缺陷就出现在了欧盟。

芒格:让希腊进入欧元区是一个极其愚蠢的主意,就像把老鼠药当成鲜奶油来用。这个国家不是一个负责任的资本主义国家。那里的人不交税,他们通过欺诈进入欧盟。他们也有政客。

芒格:我认为欧洲将会蒙混过关。

巴菲特:我们乐意在欧洲买好的企业。

芒格:如果是在希腊的话你得告诉我。

04:06

问:如何判断对方公司是否存在欺诈行为?

巴菲特:有一些找上门来的公司就是。多数是根据对方的推广行为,他们自己露出了狐狸尾巴。财务上的欺诈有很多方法,金融相关公司更是擅长这些。

芒格:有一些公司不是故意欺诈,他们也是被骗了。

巴菲特:如果你产生怀疑,不去理会就好。

(注:巴菲特和芒格开始就1990年底所罗门的会计错误开玩笑。)

巴菲特:会计学不是科学。

04:23 (最后一个问题)

问:您会考虑拆分伯克希尔·哈撒韦(BRK.A)的股票吗?

巴菲特:目前这样就很好;没有必要拆分。

 

中文个人网站:雪球侠   
个人英文网站:Investment Traveler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