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巴菲特芒格问答实录

美国中部时间5月5日上午9点30分(北京时间5月5日22:30),股神巴菲特执掌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2012年股东大会在奥马哈举行。

U2的音乐响起,将播放一个小时影片!

问:下一任伯克希尔-哈撒韦的CEO(首席执行官)是不是一位称职的首席风险官?

巴菲特:我自己就是伯克希尔的首席风险官,由我负责确保公司不会陷入大的麻烦之中。

我的接班人(注:巴菲特仍未明确透露继任者名单)必须同时是伯克希尔的CEO和CFO(首席财务官),我不会让一个文科专业出身的人掌管伯克希尔。

我的继任者不可能完成我完成的每一笔交易,但是我的继承人有能力胜任这项工作。

虽然我的继任者无法做成像2008年金融危机时我所做的高盛和通用电气(GE)这样划算的交易,但是类似这样的交易不是伯克希尔的立足之本。伯克希尔的成功是建立在像购买可口可乐和IBM这样的公司之上的。

问:你是否向被投资的公司CEO们提建议?

巴菲特:给企业提建议“几乎没有用”。在我们最大的四个投资中,我们每年和CEO的沟通平均不到两次。

芒格:伯克希尔对其所投资的企业基本没什么影响。

巴菲特:目的就是为了找到不需要让我们发挥影响力的公司。

美国银行好于欧洲银行

问:对欧洲和美国的银行怎么看?

巴菲特:美国的银行比三四年前好很多。美国的银行系统情况不错,它们进行了合适的减记,有很多流动性和资本。而欧洲的银行在奄奄一息,这就是为什么它们要打开资本“水龙头”。

芒格:欧洲有很多问题。

问:伯克希尔何时进行股票回购以及规模如何?

巴菲特:我们会进行股票回购的惟一原因,就是增加伯克希尔的价值。

只有当股价严重低估时,我们才会回购,可能会回购数十亿美元,并可以账面价值的110%的价格回购。

芒格:有些人不管什么价格都会回购,这不是我们的风格。

问:如果想要学习投资应该怎么办?(提问者为商学院学生)

芒格:我不觉得教育和会投资有什么必然的关系。(全场笑声一片)

巴菲特:投资没有那么复杂,只需要两门课程:1、如何对一个企业估值。2、如何思考市场。

问:在目前能源领域,是投资煤还是天然气?

巴菲特:尽管现在原油和天然气之间的价格比很惊人,并且这些能源的价格处于不断变化中。不过,美国对煤的依赖程度将越来越低。

芒格:美国天然气储备可能是我们留给我们后代最宝贵的东西。在使用天然气之前,我会用光每一块煤。现在这个价格用天然气是疯狂的。

巴菲特:没有补贴,太阳能和风能都不行。

不会让现金少于200亿美元

问:会考虑超200亿美元的收购吗?

巴菲特:我们在一两个月前还在考虑一个220亿美元的收购,真希望我们当时能完成这个收购。规模比这个更大的,我们不会再考虑。我们不喜欢用自己的股票去做交易,也不会让手上的现金低于200亿美元。收购BNSF(北伯林顿铁路公司,全美第二大铁路运营商)时,用我们的股票是一个错误。如果今年没有做一个大的并购,明年可能会寻找300亿美元的并购。

我的生存几率是99%

问:你感觉如何?

巴菲特:感觉很棒。

我和我喜欢的人一起工作,每天都很开心。

我有4个医生,有一些是伯克希尔股东。我的生存几率是99%,不需要住院。

芒格: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前列腺癌,因为我不让他们检查。我讨厌巴菲特得到了这么多同情,我的前列腺癌说不定比他还严重。

问:为什么伯克希尔股价会长时间被低估?

巴菲特:我掌管伯克希尔47年,有四五次股价都被严重低估。股票的美丽之处在于经常有人会以很傻的价格卖出。这就是为什么我和查理(芒格)会变富有的原因。市场是为你服务的,不是给你提建议。你的买卖决定,应该是基于你对企业价值的思考。

问:为什么在2008-2009年更加激进,不担心系统性风险吗?

巴菲特:在过去53年历史中,我们买企业从未考虑过宏观环境。当发现一个企业价格吸引人并且我们能理解它,我们就买入。

我第一次买股票是1942年,当时我们输掉了战争,但股票很便宜。伟大投资者不管是什么风格,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起步很早。

股票和农田比黄金更值钱

问:过去5年中伯克希尔旗下哪家公司竞争优势提升的速度最快?

巴菲特:BNSF。

铁路业务在过去15年获得改善,今天仍在持续改善,而且BNSF无法被复制。保险业务GEICO(美国第四大汽车保险公司)也比5年前更强劲。中美能源表现不错,ISCAR(伊斯卡公司,全球著名的金属切削刀具及切削技术的供应商)很棒。

我们犯错误的话,主要是对企业的竞争地位判断失误,而不是对管理人判断失望。

问:在你之后谁将负责伯克希尔的衍生品投资?

巴菲特:伯克希尔的部分业务,如公共事业板块,需要使用衍生品做对冲。一般情况下,当我离开公司时,衍生品不太可能在伯克希尔的利润或亏损中占据较大比例。因此,谁掌管它不重要。

问:1999年以来,伯克希尔没什么进展,黄金却涨了不少。这到底怎么了?

巴菲特:我们开始掌管伯克希尔时,黄金是20美元/盎司,伯克希尔是15美元/股。现在黄金是1600美元/盎司,伯克希尔是12万美元/股。如果你挑选任何近期大幅上涨的资产,股票与之相比看起来都不会很好。

你如果现在持有一盎司黄金,100年后拥有的还是一盎司黄金。但你如果现在拥有100英亩农田,100年后除了拥有这块农田,还会有100年的农作物收益,你可以卖掉它买入更多农田。

芒格:我对买黄金从来没有任何兴趣。

问:为什么巴菲特个人账户买了摩根大通,但伯克希尔没买?你如何决定个人投资和伯克希尔的投资?

巴菲特:我喜欢富国银行超过摩根大通。我可以向你保证,我最好的想法都用在伯克希尔身上了。我98.5%的财富都在伯克希尔上面,我不会疯狂到以另外1.5%为重心。我对富国银行理解更好,并且它更容易理解。如果我不再管理伯克希尔,我希望我们有很多钱都投资于富国银行以及摩根大通。

芒格:我对多元化没有兴趣。

报纸仍是地方信息来源

问:报纸行业前景惨淡,为什么还要买《奥马哈世界先驱报》?

巴菲特:50年前,报纸曾经是许多信息的最好来源——股价、体育比赛、租房等。现在人们可以在网上马上获得这些信息。对于许多地方新闻来说,报纸仍然是主要信息来源。《奥马哈世界先驱报》每天都告诉我很多事情,这些事情在其他地方没有。

地方新闻的问题在于,发行费用高昂,而且他们把这些内容免费放在网上却要买报纸的人付费。就我所知,任何一个商业方案,如果对一部分人收费,同时又将同样的版本免费,这样的方案是不可能维持下去的。

有社区感的报纸才有未来。我们可能会买更多的报纸。

问:对于伯克希尔投资沃尔玛的看法,是否因近期沃尔玛墨西哥子公司的贿赂丑闻而改变?

巴菲特:在墨西哥的案件中可能有处理失误,但不会改变沃尔玛增长的盈利能力。

芒格:我认为沃尔玛基本面没有变化。像沃尔玛这种大公司,很难确保每个人都一直按规则行事。

我的接班人不需要钱

问:当你离开后,你担心你的运营经理也会离开吗?如何保留文化?

巴菲特:我们打算挑选的接班人不会为了利润更丰厚的生意而离开。他喜欢伯克希尔文化。接班人不需要钱,他做这份工作是因为这是世界上最有趣的事情。

我不担心对冲基金收购(伯克希尔),即便十年之后,巴菲特家族的投票权都会比任何其他人都要高出十倍。

问:你会避开哪些投资?

芒格:很多。

巴菲特:我们尝试避开我们不理解的东西。这不是说我们不懂企业做什么,而是我们无法衡量企业在未来五年的盈利能力和竞争位置。另外还要避开IPO。全世界成千上万股票,根本不用考虑IPO。经理人尝试把它卖给你,它就不太可能是最便宜的生意。

问:你如何看谷歌和苹果等科技公司的看法?

巴菲特:苹果和谷歌都是了不起的公司,赚钱多,资本回报丰厚。我对这两家企业的信念水平还不足以支持买入,但也不会做空它们。

对我们来说,买IBM犯错的可能性,比买苹果和谷歌小。苹果生产了不起的产品,我只是不知怎么对它估值。

芒格:其他人对他们的理解总会比我们更好,我们对计算机科学知道多少?

倾向出口优质产品的中企

问:中国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出现像可口可乐一样伟大的公司?

芒格:中国已经拥有一些伟大的公司(但他拼不出名字出来)。

巴菲特:我们倾向于一些出口优质产品的中国公司,特别是指消费产品。中国已经拥有一些巨型公司,这些公司的市值将超过部分美国公司。

问:楼市的情况以及房利美和房地美(“两房”)是否真的是“大而不倒”?

巴菲特:它们(“两房”)是一团糟,情况复杂,解决问题很困难。它们将在长时间内处于接管状态下。

对于拥有足够的首付款和收入的借贷人来说,拥有一个可以将成本降到最低的楼市很重要。

每个人都参与制造了楼市泡沫。

芒格:我们除外。

公司两位经理人都很完美

问:请谈一下多德·库姆斯(Todd Combs)和泰德·韦斯勒(Ted Weschler)?(注:二人为伯克希尔经理人)

巴菲特:他们两人都很完美。两个人年薪都是100万美元,如果他们的投资组合(涨幅)超过了标普500,超出部分的10%是奖金,三年循环制。每个人80%的业绩看自己,20%的业绩看对方。我认为你再也找不出比这更好的机构。

两人各自管理着27.5亿美元,但我很少监管他们,只是希望他们买了新股票时,能知道他们买了什么。

美国GDP增2%很了不起

问:怎样才能促使美国经济增长率再次达到4%?

巴菲特:如果人口增长1%,真实GDP增长2%就是不错的。最近经济放缓,但2.5%对美国这样生活水平的国家来说也是了不起的。我的一生真实GDP翻了6倍。我们的政治可能是一团糟,但我们国家并不糟。

芒格:对一个非常成熟、有很多社会安全网、面临外国竞争的国家来说,我认为未来20年真实GDP增长1%是非常好的。希望比这个更高是自找麻烦。

问:你如何最小化错误?

巴菲特:我们总是思考最坏情景。我不担心犯错,下一个错误肯定是不同的。

我的基本投资哲学和19岁时是一样的。我在用人上犯过错且仍在学习。

芒格:从其他人的错误中学习会更舒服一些。

问:请谈一下比亚迪汽车,以及电动车需求的增长是否会促使比亚迪将产品供应到美国?

芒格:中国汽车市场巨大,这是比亚迪的主要专注点。尽管比亚迪进入美国的第一个重要举动,可能是涉足加利福尼亚的汽车租赁业务。

至于比亚迪在不久的将来能够在美国售出多少汽车,非常低。

我预期会有更多电动车,但不会有重大变革。

问:你怎么看欧洲主权债务问题?

巴菲特:历史演进过程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和主权债务有关的失败案例。

我并不知道欧洲将如何渡过这场危机。主权国家不能一直借贷,但现在也不能停止借贷。

芒格:我对凯恩斯主张的国家直接干预的效果持怀疑态度。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