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昌镐自传:人生如棋,不得贪胜

对于李昌镐最初的认知,来自于小时候电视里面播放围棋节目经常会出现李昌镐的名字。虽然自己对于围棋一无所知,但是李昌镐经常在这个赛事赢得冠军,一直让我印象深刻。同时,让我不解的问题是围棋不是中国发明的吗,为什么冠军总是让这个韩国人赢得?但是,从这本李昌镐的自传《不得贪胜》,我获得了一些感知,那就是围棋不分国界。在这本书里,李昌镐开篇就讲了在中国起源,流转千年的智慧:围棋十诀。

一、不得贪胜:越是对胜利存有贪念,越得不到胜利。

二、入界宜缓:穿越警戒线时要缓慢。

三、攻彼顾我:向外攻击对方的时候要回首自身形势。

四、弃子争先:即使丢掉部分棋子也要抢到先手。

五、舍小取大:放弃小的利益追求大的收获。

六、逢危需弃:遇到危急情况要弃子。

七、慎勿轻速:不要轻率快速行棋。

八、动须相应:每步行棋需相互配合。

九、彼强自保:如果对方势力强大则需先谋求自身安全。

十、势孤取和:形势危孤则首选平和。

李昌镐把自传的书名取为不得贪胜,正是来源于“围棋十诀”中的第一条。因此,可以说李昌镐正是把来自于中国围棋古老智慧深深的印刻在自己的骨子里,才取得了围棋事业的辉煌成功。

在这本书里,有几点比较深的感悟:

第一,没有世出的天才,成功来源于勤奋和兴趣,但是千里马还需要遇到伯乐。

在李昌镐描述自己成长的经历时,他表示:“我不是天才,我只不过是在由问题的时候比别人更长久的思考。虽然我小学的时候智商测试为139,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是我与天才之间的距离不是一般大。比如我的记忆力就非常差,是个路痴,而类似于电脑之类的操作更是不会。因此我羡慕我的老师(曹薰铉九段)和李世石九段,他们有很多的共同点,其中最让人钦佩的是他们会在人们一眨眼减就抓住棋的要害,构建自己的脉络,这种直观的力量,是谁都学不会的。”

韩国的文化和中国比较类似,大部分的韩国家庭对于孩子的教育学习非常严格要求。幸运的是,李昌镐生活在一个非常开明和宽容的家庭,李昌镐的父母对待子女的学习不是过分强求。在书中有个例子,就是李昌镐的爸爸会经常跟李昌镐一起玩摔跤,也会一起去玩游戏机。李昌镐对此的感悟是:愉快的童年源于父母的宽容和开明,形成了我积极向上的世界观。父母首先要做的一点,就是要让自己的孩子有这种信念:在我的背后,一直有家人在关注着、支持着、守护着我。才能是一棵树,它既贪婪又挑剔,以家人的关心和爱护为生。在家人用浓厚微暖的爱围城的城堡中自由成长起来的孩子,思维会更加的开阔,看待世界的角度也趋向柔和。相反,如果孩子的父母是一对急切地想染孩子完成自己未竟心愿,想让成功的理想在下一代中实现的人,那么孩子便会在无止境的学业压力中,在充满各种压抑的痛苦中成长。那样他们很容易陷入偏激,世界观也会变得极端。

如果没有记错,应该是爷爷发现了李昌镐的围棋天赋。在六岁的时候,爷爷看到李昌镐对下棋的兴趣,便开始用自行车载着李昌镐,朝圣般的去造访各个棋院,遍访各类棋手,不论棋艺高低,都央求对方:“教我孙子一招吧”,每次双方对弈的时候,爷爷都会殷勤地出钱为对方买烟或请一顿炸酱面。

李昌镐所拥有的最大的才能,应该就是“兴趣”了,只要和围棋有关的事,小李昌镐都不厌其烦。如果说“兴趣”是一种才能,那这种才能每个小孩都有;但是“为了抓住一只兔子也付出全力”的兴趣确实是一种天赋,某种角度来讲,李昌镐也是上帝选中的幸运儿。

李昌镐拜师之路开始并不顺利,无论是第一位老师田永善七段,还是第二位老师曹熏铉九段,见李昌镐初次都不看好,觉得没有灵气。

在与老师的对弈后,李昌镐下棋的样子让周围观局的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深入骨髓的力量”,曹熏铉转变主意收了他。可以说,曹熏铉九段是李昌镐的第二位贵人,李昌镐8岁拜曹熏铉为师,以内弟子身份入住师父家中,吃住同行,16岁离开独立。曹熏铉九段的教学方式是每日回家,让李昌镐把当日与其他棋手的对局进行复盘,通过复盘的方式指出棋局中的重要部分,引导李昌镐转变想法或想出新的行棋方式,直到李昌镐16岁时彻底击败曹熏铉。

第二,厚实中的敏捷,不得贪胜的心态,是制胜的秘诀。

关于李昌镐的围棋,人们的评价有一个共同点:老棋;不像是孩子下的棋;给人一种历经人生沧桑的老者的感觉。李昌镐在11岁就对围棋布局有自己的思考,认为:围棋竞技的胜利属于失误少的一方。所以李昌镐回避对杀,因为他认为回避对杀并不是因为害怕对杀,而是害怕对杀过程中的诸多变化会导致不能预见的失误,这也是在回避不确定性。世上没有人用“敏捷”这个词语来形容过李昌镐,对他的一致理解是“迟缓的厚实”,但李昌镐认为自己所有的“缓慢”并不是绝对的缓慢,只是相对于“快、更快”的现代生活下的思考方式而言的缓慢,这种相对的缓慢可以称为“减速”,或者换个词语叫“均衡”。

李昌镐的棋看上去很“淡”,朴实无华、大巧若拙,每一步都恪守“不得贪胜”的行棋原则,看上去略显吃亏、迟缓乃至笨拙的棋,但是滴水不漏,让对方完全找不到弱点可以攻击,在关键时刻往往能够发挥巨大作用。在其巅峰时期,行棋很少出错,只要对手稍有失误,便会遭到他的致命一击。

李昌镐16岁就夺得了世界冠军,并开创了一个时代,却很少妙手,成了—个谜。一次,记者问他这个问题,内向的他木讷良久,憋出一句:“我从不追求妙手。”

“为什么呢?妙手是最高效率的棋啊!”

“……每手棋,我只求51%的效率。”

李昌镐用51%的力量进攻,另外49%的力量防守。这使他的棋极其稳健、冷静,极少出错,常使对手感到无隙可乘。年轻的他因此得了许多与年龄不相称的绰号:少年姜太公、鳄鱼、石佛……

其实,投资也是类似。在资本市场中,很多时候都能听到身边有人买到了连续涨停板的牛股,但是真正穿越牛熊,实现财富增值的却没有多少。大部分人想着都是一夜致富,在不停寻找十倍股,百倍股,看不起一年20%的收益。但是,巴菲特之所以能成为股神,就是因为在过去将近60年的时间取得了20%的年化收益。有人问过巴菲特的投资秘诀,那就是第一条:不要亏损;第二条:不要亏损;第三条就是不要忘记前两条。摒弃一夜暴富的诱惑,寻求投资中的安全边际和滚雪球的复利的力量,在时时刻刻听到周边有人实现财富自由的资本市场很难坚持,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投资忌讳的事情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买入大家都看涨的股票,羊群效应只能让自己变成韭菜。李昌镐讲到自己经常在国际赛场重要的场合,或是情绪紧张,或是遇到新人不重视的态度,情绪发生变化则不能坚持自己平常的棋风,常常导致失利。

投资就像修行,坚持正确的理念终会有回报,就像围棋中李昌镐的不得贪胜,在厚实中寻找确定性的胜利,积步步小胜为最终的胜利。

第三,人生如棋,需要保持复盘和学习

李昌镐在危机中一篇讲到:“围棋的开局需要敏锐的大局观和方向感,中盘和终盘收官需要比拼计算和比赛经验。李昌镐坦诚自己的开局常常做的不好,更多的是把大部分经历投入在终盘收官上的计算和整理上,而随着自己的年龄增长,收官能力变的越来越弱,主要是因为集中力,计算能力及体力大不如以前了。另外一方面,新的大量青年才俊进入棋坛,对自己战术研究透彻,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导致自己的棋风也在发生改变。”

在书中,李昌镐对这段经历的描述是:“终盘收官阶段需要不断反复的单纯计算,这是令人厌烦的无聊的领域,而我“投入”和“努力”的性格特征正好使我能够忍耐这个无聊的过程,这对我而言是偶然的幸运,也是我之所以能够获得如此多成绩隐藏的要因之一。但是这个让我在很昌一段时间抱住胜利之王的位置的终盘运营技术,正在收到新锐们的威胁。每当和这些不但战斗力强而且收官能力也很强的后辈们对弈的时候,能够继续维持“功力深厚”的李昌镐棋风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开始寻求新的变化。

但是变化正是安全的反面。“稳固的湿地构筑布局,深厚安定的终盘,以精密计算力为前提的收官”的胜负公司,如果有变化,则不可避免地给棋局的胜负带来负面影响。

唯一能克服的方案就是不断研究那些赢过我的对手,在职业棋手胜负里,没有人可以走一条舒舒服服的道路。我从做内弟子时期就养成里一个习惯,那就是不断研究败局。比起以往,那种不断完善自我,弥补遇到难以对付的对手时我所暴露的弱点的工作,需要更加紧张的进行。”

同时,李昌镐讲到:“没有永远的成功,做任何事情如果达到了顶峰就会发生变化。不要试图对抗这种变化,要准确地掌控前进与后退的时机,遇到自己无法驾驭的情形,不要试图逆势而动。但这并不是简单的躲避或者败下阵来,一定要向前更进一步,向上更高一层”

对于投资,同样要对自己的投资标的不断的进行审查,公司基本面是否发生变化,行业是否发生变化,竞争对手是否发生变化,护城河能力是否发生变化,等等,这些都需要投资者像围棋棋手一样不断复盘,不断学习。在遇到市场大涨大跌的时候,不要因为暂时的回测而烦恼,因为股票短期涨跌不以人的意志而转移。自己要能够判断公司未来价值是否会继续增长,那么,长期而言,伴随者公司价值成长,自己的业绩也一定会不断创新高。

重要的是,李昌镐在书中讲到了“不得贪胜”给普通人的指导意义。

“人生的目标自然是“求胜”,但是对目标过于执著,就会让我们心浮气躁、视野狭窄、思维僵 化。“不得贪胜”并不是让我们放弃“求胜”之心,而是要我们时刻保持头脑冷静,避开各种诱惑,认清自己,从而发挥自己最大的潜能。《孙子兵法》中有句名 言:“是故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能够避开针锋相对的战斗,利用对手的弱点来牵制对手、壮大自己,获得最大利益,便是达 到成功的最高境界。

围棋是唯一一种只有业余人士才能达到至高精神境界的比赛。对那些通 过围棋来追求实际金钱价值的职业棋手来说,围棋已经成为了谋生的手段,胜负直接关系到奖金的多少,所以根本无法从胜负的囚笼中摆脱出来。而纯业余棋手则可 以自由地驾驭在胜负之上,他们可以想象到更加宽广的世界,进行更多的创造。

我的爷爷和父亲虽然棋艺并不是特别突出,称不上高手,但是他们比我更加享受围棋。因为他们完全从胜负中解放出来。围棋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一种世界,不管棋艺高低,也不管是赢还是输,以一种悠然自得的心态尽情享受围棋的乐趣,这便是“不得贪胜”的境界。”

就像彼得林奇也说过,普通人投资可能会比专业基金经理的业绩更好。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