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泡沫:史上最聪明的人都无法计算人的疯狂

在我看来,英国的南海泡沫,法国的密西西比泡沫,以及荷兰的郁金香泡沫是现代资本市场建立前的三大泡沫。其中,在英国的南海泡沫中,牛顿也成了一颗绿油油的韭菜被无情的收割,留下了那句著名的名言:”我可以计算天体的运动, 但不能计算人们的疯狂”。这场泡沫对人们财富的破坏之严重,直接造成英国政府关闭股票市场近两百年之久,导致英国金融精英们乘坐五月花号轮船远渡重洋到达大西洋彼岸的美国,建立了华尔街,就这样,英国的金融中心地位让给了美国。历史不会简单的重复,但是人性大体都是一样,下面是一篇详细介绍这段历史的文章,用来分享。

来源:非凡油条(ID:ffyoutiao)

假如你被割了韭菜,不要悲伤,不要心急!忧郁的日子里须要镇静: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心儿永远向往着未来,现在却常是忧郁。一切都是瞬息,一切都将会过去——就连历史上最著名的科学家牛顿都被割过韭菜,我们都没有他聪明,这点损失都算什么呢?

而且一般人被割了韭菜,除非闹得太大也不会被人记住。牛顿当年被割了韭菜,事情马上就要过去三百年了依然被人记着,经常有像我这样的无良自媒体拿出来编排,让他老人家一直都不清净。

牛顿卷入的是300年前的“南海泡沫”,当时一家叫南海公司的英国公司股票价格在短时间内暴涨和暴跌,引起的剧烈泡沫吹起和破裂,使整个英国都陷入疯狂和绝望。

牛顿在1720年初投资南海公司大约3500英镑,并在当年4月底卖出他所持有的南海公司的股票, 此时他获利3500英镑,等于几个月他的本金翻了一番。

他本以为自己是成功逃顶,却没想到南海公司的股票在他卖出后又经历了暴涨,搞得他心里又痒了起来,于是在夏天泡沫最严重的时候又重新买入了南海公司的股票。而且上次他还比较谨慎,本金也就3500英镑,这次可就没这么谨慎了,他一口气买了一大堆的股票。

然后泡沫就破裂了,他最终损失了2万英镑。这可是300年前的两万英镑,放在当时是一笔巨款,相当于今天的约300万英镑(合3000万人民币,所以牛顿真的是个有钱人)。还好没有加杠杆,不然牛顿可能就没有机会在晚年皈依上帝了。

他说出了那句著名的”我可以计算天体的运动, 但不能计算人们的疯狂“。在他把血本都亏进去之后,他禁止任何人在他面前说“南海”这个词。

但是如果你因此嘲笑牛顿,觉得像他这么聪明的人都被割韭菜了,那可就是“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了。

事实上南海泡沫是相当复杂的,整个英国都被割了韭菜这种事情,是有很多原因导致的,牛顿栽在这件事上也可以理解——就是他名头太响了,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点,以至于今天我们都还在讲他的故事。

具体来说,南海公司的成立本来就是英国政府别有用心,随后南海公司又编织了一个大骗局,最后才是全民狂热。如果只把南海泡沫的锅扣在心存侥幸的广大股民头上,实在是太简单,也太偏颇了。

政府别有用心

18世纪初,英国深陷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旷日持久的战争让政府债台高筑。战争结束时,帝国拖欠的国债高达5300万英镑,政府每年仅偿付的债务利息就要占到税收收入的30%-50%。

要知道那个时代亚当·斯密还没出生,欧洲各国普遍在对外贸易上奉行重商主义原则,即贸易顺差越多越好。由政府出资建立的大公司垄断着对殖民地的贸易,也没什么自由贸易之类的原则。

于是,1711年英国财政大臣想到了一个解决过载问题的“好办法”:既然政府手里有贸易垄断权,那么何不拿部分垄断权换点钱花?

在具体操作上,就是以葡萄酒、醋、烟草、东印度公司的货物、丝织品、鲸须及其它商品的关税来担保,政府担保一部分国债在一定时期内利率为6%,诱使有钱人投资,并把这部分国债转化成一家公司的股票,授予这家公司从事南美洲贸易的垄断权,外人不能插手英国与南美洲的贸易。由于从事的是南美洲一带的远洋贸易,这家公司就被叫做“南海公司”。

这等于是在国家层面上进行了“债转股”。

有钱人也不傻,如果和南美洲做生意无利可图,那么他们是不会投资南海公司,从而变相为英国政府接盘的。

那怎么办?自然是讲个好故事,引诱别人上钩啦。

南海公司宣传小册子就提到:“贵金属矿在智利和秘鲁海岸是如此的丰富。”还有一则传言到处流传,即西班牙同意把智利和秘鲁的四个港口转让给英国,英国可以在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贸易,换取波托西和墨西哥的贵金属。

这话半真半假,假的居多。真的部分是欧洲人的确是下了大力气抠走了南美的每一磅贵金属,假的是南美的贵金属储量没有那么多,而且西班牙人根本就不可能开放贸易。

下议院里也有明白人,议员罗伯特·沃尔波尔就说:“实际上这个计划建立在一个错误的基础之上……(西班牙)君主过于专横而不允许英格兰人从事南海的自由贸易。”

事实也正是如此,西班牙只给了英国向殖民地输送黑奴的优先权,而且每年只能输送一次。所以1714-1718年内,南海公司只从这项黑奴贸易中赚取了10万英镑。

然而当初和西班牙签订条约时候的财政大臣可不是这么说的,他隐瞒了事实真相,反倒用了夸大其词的说法,称西班牙同意增加货船数量,增开了所有海岸的港口。做戏做全套,他还专门公布了一份开放给英国的港口名单。

故事随便讲,南海公司的初心可不能忘——还得帮英国政府解决债务问题呢。南海公司积极地参与到政府债务转换过程中去。1720年初,南海公司提出了一个大型换股计划,承担三千多万英镑的国债,转换成南海公司股票。政府在1727年前按5%的利率向其支付利息,如果提前还款可以优惠到4%。

所以虽然基本面不好,但是政策倾斜是给足了面子的,而且还有财政大臣的牛皮背书,此时不买更待何时?

最终南海公司的这项计划胜利了,国债转化成了南海公司的股票,而富有的民众则相信南海公司会发大财,于是购进南海公司股票。南海公司股票从1720年1月每股130英镑左右,涨至4月底牛顿空仓时候的每股400英镑。

这个时候只有少数人还清醒。

还是那位沃尔波尔,在议会试图阻止南海公司的计划时说:“南海公司的计划将会导致股票投机的危险操作,并且将国家的精英人物从贸易和工业部门吸引到股票投机中去。它将会施展出危险的诱惑力,通过使人们为了想象之中的虚幻财富而丧失自己的劳动所得,从而诱使那些容易受愚弄的家伙走向毁灭的深渊。这个计划的基础就是一场规模空前巨大的灾难,一场罪恶。通过激发广大民众的热情,进而使这种狂热持续下去,并且向人们承诺利用那永远也不可能满足需要的资金来派发股利,从而人为地抬高股票的价值。”

然而议员们没有听他的。他们收受了南海公司的贿赂,闷声发大财的同时愉快地通过了南海公司的计划。

南海公司骗局

南海公司搞出这么一个远超出其真实能力的接受国债方案,也说明其管理层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这么胆大的管理层自然有很多骚操作。如果你仔细看他们的套路,你会发现和今天的某些骗局十分相似。

套路1:拉后台

南海公司在政界有很多关系。他们贿赂官员,把股票以优惠价格卖给有话语权的人,还很贴心地不在账簿中记录这些权贵的名字,以便保密。廉价股票甚至都卖到了当时英国国王乔治一世的德意志情人那里(乔治一世在登上英国王位前是汉诺威选帝侯)。

比起某些国内的野鸡骗局,声称自己上面有人,是秘密扶持计划那种,南海公司可是实打实的上面有人,虽然具体是谁还是无可奉告。

套路2:画大饼

这个前文也有描述,南海公司把与西班牙美洲殖民地的贸易吹上了天,但实际上基本没怎么开展。

南海公司在吹嘘自己的美好前途的时候,也没忘记自我包装一番,伦敦的办公大楼租上,豪华的装修搞上,怎么高大上怎么来。这就像如今的某些野鸡公司喜欢租用市中心CBD的高档写字楼做办公室一个道理。

基本面不好,画大饼来凑,你绝对见过。

套路3:送杠杆

南海公司从事有利可图的贸易这一消息引来了大批想要投资的人,但很多人没有足够的钱买已经高涨的南海公司股票,又该怎么办?南海公司便让他们上杠杆,给他们提供贷款购买自家股票。

这就叫我自己炒自己,也很常见。

套路4:压流量

对于已经买进股票的人,南海公司则想方设法阻止他们卖出股票。南海公司从不即时发放股权票据,这样投资者就无法短期内就把股票抛出。市面上的南海公司股票越来越少,自然也就越来越抢手了。

创造稀有名声,骗投资客自发宣传,也是老操作。

套路5:故意回购抬股价

当南海公司股票下跌的时候,高管们就派代理人大量回购南海公司股票,把股价再抬上去,想让民众信以为真,觉得南海公司股票永远涨——其实也远非如此,不少民众还是有信心等南海公司股票价格更高的时候卖给别人。

就这样,肩负着为国接盘重任的南海公司,成功地在英国上层编织了一张关系网,大量权贵持有南海公司的股票,自然不希望它倒掉;同时还想尽办法忽悠,成功地激发了民众一夜暴富的幻想,只不过民众的贪欲被激发出来之后,南海公司也控制不住了。

全民狂热结局

南海公司开启了全民投资狂潮,而这一潘多拉的魔盒打开后南海公司是控制不住的,原因很简单:南海公司能靠讲故事吹泡沫,别的商家也可以,照猫画虎做不了全套,学个一二成也是可行的。

于是大量民间股份公司产生了,它们也开始讲起浮夸的故事,目的并不是想长远发展而只是想割一茬韭菜。

它们讲的故事往往五花八门,只是看上去可行(有的看上去也不靠谱),比如“改良弗林特郡的土地”、“买卖房地产并且提供抵押贷款”、“整修伦敦街道”、“在大不列颠的任何地方的葬礼提供服务设施”、“保障航海人员的工资”、“帮助勤奋刻苦的人,给其贷款”、“从英国北部和美洲进口沥青和海军后勤装备”、“保障儿童财产和增加其福利”、“从弗吉尼亚进口胡桃树”、“向伦敦提供牛肉制品”、“雇用熟练技工为商人和其他人装饰钟表”、“为收容和养育私生子而建造福利设施的公司”、“在爱尔兰开设帆布和包装布制造厂”甚至“从事一项能够获取巨大利益的事业”。

最后这个已经不要脸到连底裤都不穿了,却还是拦不住股民的热情。

很多踏空南海公司的民众纷纷买入这些民间股份公司的股票,他们甚至不去了解这些项目是否可行,只是听项目发起者一通忽悠,以为能赚大钱,就掏钱认购股份。有的项目发起者甚至在忽悠民众购入股票后就卷钱跑路,离开了英国。

这个时候的英国,上到达官贵人,下到贩夫走卒,都对股票狂热无比。正如英国诗人亚历山大·蒲柏描述的那样:

“政客和爱国者,为股票投机四处奔忙心慌慌

贵妇与男仆,为股票受苦受累下场全一样

法官当上了经纪人;主教吆喝快下注,哄得全城人上了当

公爵们施展手腕穷忙活,只为赚取半克朗

金钱的魔力迷惑了不列颠,这一切呀,多么肮脏”

就连蒲柏歌颂过的牛顿,也在1720年夏天重新入场,加大赌注购买了南海公司的股票。

说来你可能不信,最后刺破泡沫的泡沫法案还是南海公司发起的,或者说至少是为了南海公司的利益而设立的,“旨在阻止未经特许成立的公司使用正规市场”,也就是提高割韭菜的门槛,消灭掉这些随便讲个故事就开始割韭菜的民间股份公司,确保韭菜都由南海公司这样有背景的大股份公司来割。

颁布了泡沫法案,这些乱七八糟的民间股份公司就被取缔了,也让南海公司的股票继续上涨——毕竟也没有别家股票好买了。

泡沫破裂

可是当民间股份公司都被取缔掉,民众只能买南海公司股票的时候,等于最后一茬韭菜也要被割没了。

1720年秋天即将来临时, 南海公司股价已经涨到1000英镑左右,下跌开始了。

尽管南海公司的高管们用尽手段,比如让代理人买进南海公司的股票,维持南海公司股票上涨,南海公司股价从低点的640英镑回归到750英镑。但民众已经对南海公司产生了怀疑。

南海公司高管们割了最后一茬韭菜——他们在高位把股票套现。他们以为这么做能够瞒住其他人,但天下怎么会有不透风的墙呢?他们高位套现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一时间南海公司股票暴跌,9月份跌到了175英镑。

这一下等于全民都被割了韭菜,全国范围内甚至出现了动乱,逼得原本在老家汉诺威休假的乔治一世赶紧赶回英国收拾局面。

这个时候,此前坚持反对南海公司的沃尔波尔成了收拾残局众望所归的人选。在他的主持下,英格兰银行和东印度公司接手南海公司的股票,免除南海公司的债务,缩减南海公司规模。自此之后南海公司业务萎缩,直到1750年利润仅限于其拥有的英国国债利息,并在1854年解散。南海公司的高管们也接受了法律的严惩——尽管在此之前并没有先例可寻。

南海泡沫的破裂,还间接促成了英国政治体制的进一步演化。

在“光荣革命”后,虽然议会赢得了很大权力,但英国还没有发展成像今天这样完全的君主立宪制,国王仍然具有相当权力。

乔治一世本来是个德意志人,五十多岁才登上英国王位,英语说不利索。他和群臣讨论朝政,听不懂英语,就心烦意乱,索性不参加内阁会议。

而等到南海泡沫破裂引发危机后,沃尔波尔挺身而出收拾残局,赢得了巨大的威望。乔治一世以及他的继任者乔治二世都对沃尔波尔很是信任,于是1721-1742年沃尔波尔便任首席财政大臣兼财务大臣二十余年,成为了事实上的英国第一任首相(首相兼任第一财政大臣的惯例延续至今,沃尔波尔也是英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

在沃尔波尔的治下,首相权力不断扩大,并开始领导内阁。在他受到下议院反对之后,他在1742年辞职,首相在失去下议院支持后辞职也成为了惯例。

由此可见,英国人在政治上并不算很激进,能摸索出渐进式的政治改进。但是在面对一夜暴富的诱惑时,英国人也会变得相当疯狂,彻底忘记理性。泡沫破裂后,英国也害怕了,在其后一个多世纪都禁止设立股份公司,可以说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

投资还是要谨慎,不要跟风投资。要做好功课,判断好盈利情况,理性投资。股市风险很大,如果功课没做好,就不要听说牛市来了就进入,这会损害你的钱包的。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