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造就市场,理性成就投资者

来源:金枫财经 @四见投资

本文来源于金枫财经,整体回答了市场是由市场每个参与者组成的,这些参与者的人性和情绪的变化导致市场的变化。为什么市场上大部分人亏损,只有少部分才能盈利,如何才能战胜大部分人?必须以大部分人的行为作为参照物,反向行之,这也是为什么要养成逆向投资的思维方式和在市场中保持理性。

股市投资我想至少要应对三个层面,其一市场中的黑手,股票中的庄家,这些不但是人而且是人精,他们掌握市场中的资源、资本、信息、还有散户的心态,他们通过过各种手段对散户进行威逼利诱,仅此80%散户就已掉进他们的陷阱。其二市场,市场反应环境政策,几个哆嗦不知又有多少人掉入深渊而最终让散户掉入地狱的不是前两个,而是自己、是人性,因为人性无法看清人性,这个市场又有几人做到了明心见性!

其实人性就是市场,市场即人性,价值投资中用““市场先生”来命名。巴菲特曾意味深长的指出,千万不要受他的诱惑被他引导。你要利用的是他饱饱的口袋,而不是他草包的脑袋。在股市中赢家治性与市场共存,而输家治于性败于市场。

一、市场与人性

“价值投资”是一个需要深度思考的事业,没有深度思考的价值投资是不存在的,就市场先生而言我们其实可以思考或者说是辩论一个问题:是参与市场投资的投资者的非理性造就“市场先生”还是“市场先生造就了”投资者的非理性?

其一、没有投资者的非理性市场就不会有暴涨暴跌,因为人性不可灭。

东晋时代,公元383年,苻坚率领步兵、骑兵90万,攻打江南的晋朝.晋军大将谢石、谢玄领兵8万前去抵抗。苻坚得知晋军兵力不足,就想以多胜少,抓住机会,迅速出击。

谁料,苻坚的先锋部队25万在寿春一带被晋军出奇击败,损失惨重,大将被杀,士兵死伤万余。秦军的锐气大挫,军心动摇,士兵惊恐万状,纷纷逃跑。此时,苻坚在寿春城上望见晋军队伍严整,士气高昂,再北望八公山,只见山上一草一木都像晋军的士兵一样。苻坚回过头对弟弟说:“这是多么强大的敌人啊!怎么能说晋军兵力不足呢?”他后悔自己过于轻敌了。

出师不利给苻坚心头蒙上了不祥的阴影,他令部队靠淝水北岸布阵,企图凭借地理优势扭转战局。这时晋军将领谢玄提出要求,要秦军稍往后退,让出一点地方,以便渡河作战。苻坚暗笑晋军将领不懂作战常识,想利用晋军忙于渡河难于作战之机,给它来个突然袭击,于是欣然接受了晋军的请求。

谁知,后退的军令一下,秦军如潮水一般溃不成军,而晋军则趁势渡河追击,把秦军杀得丢盔弃甲,尸横遍地,苻坚中箭而逃。人性的作用在于当市场达到极限值时人们信心愈加膨胀亦或是更加恐惧,那么理性就在于对此的逆向思考。散户缺乏专注的理性的独立的看待市场的能力,缺乏什么就往往呈现与之相反的东西,在面对不利消息,面对市场乱象时往往草木皆兵,导致人采人的事件的发生,这就是市场一再上演的故事。

我们可以用最速曲线来解释: 两点之间一小球滚下,不是之间的连线下降最快,而是小球在最速曲线上滚下最快。把股市中的资金比喻成河流中的水,把人们信心的建立比喻成一座大坝的建立,随着人们信心的增加,大坝的高度不断的增高,水位不断增高股市不断的上涨,当大坝的承载力达到极限之时(因为人性的群体特征,大坝必然会达到承载极限),股市也就到了最高点,接下来过程是首先水位超过大坝高度部分水量先行下泄。然后继续蓄水,大坝崩溃(投资这信心崩溃)!所以市场上涨是一个不断蓄势的过程!人性所起的的作用就是建立一座信心的大坝,再摧毁这座大坝,资金就是大坝中的水。

市场的上涨与下跌有其自己本来的面貌,就如同两点间直线上的运动,人性所起的助涨与助跌的作用则给市场搭建了一道最速曲线通道,甚至使市场的价格空间超出其理性范围达到极限值。各项救市的政策则是对这种破坏性的平衡,使其在时间与空间上最终达到市场本来的面貌。

其二、:市场是一个零和游戏,所以一旦你开始理性,市场也会无限的消耗你的理性,直到你不再理性。

很多时候我们在分析市场每天的变化,其实市场每天的变化都是由这些每天分析的参与者自己造就的。如果你能根据当下市场分析出一年后的市场变化,但是当下市场参与者的行为会改变你最初的逻辑。

这就是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海森堡的量子力学认为,量子粒子的质量和速度不可能同时得到精确的测量,其原因在于测量行为干扰了测量对象,在这种情况下,不确定因素是由外部观察者引入的。索罗斯认为,金融市场的参与者和量子力学原理一样,参与者的思维会影响金融市场本身,从而让股价的走势不再是独立的,它总是与参与思维发生反复的共振,这也就是反身性。

《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经常会授“锦囊妙计”给自己的战将,为什么精囊的打开必须要有前提条件,这个前提条件往往是所有的事件发展是按照最最初的逻辑进行的,然而当所有的计谋成为既成事实时,事实本身改变了了分析的结果,而“錦囊妙计”往往是在这改变后的既成事实之上设定的,所以往往是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二、投资与理性

市场的逻辑不是因为绝大多数人离场了,市场就到底部了,而是绝大多数人不离场市场就不会到底部,也不是因为最多数人进场了市场就到了顶部,而是因为最多数人不进场市场就不会到顶。市场的逻辑并非是你看错了,而是市场不会让绝大多数人做对,绝大多数人做对市场就没办法运行了。投资成功是需要理性的,这个理性是建立在独立的认知的基础之上的独立的行为。

 

其一、能力圈是理性

《易·繫辞下》:“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谋大,力小而任重,鲜不及矣。”
首先人贵有自知之明,我想这是理性;其次我们要认命也就是立足于当下;其三要重视积累循序渐进徐图发展,我想这三点是一个人是否有理性的重要品格!

没有自知往往自以为是,不能认命往往好高鹜远,不重视积累往往投机取巧,焉能不败!

“惜福”是当下社会非常流行的一个词汇,股市投资守住自己的“能力圈”就是惜福。

一个农民靠自己的劳动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是有一天一只兔子撞死在自己眼前,可农民不认为兔子是不小心撞死在自己眼前,而是认为自己算到了兔子会在这里撞死,所以才来到这里,一念不善万恶丛生,此念一起已是福散祸起之时!

股市投资也是如此,一次偶然的成功其本质是天上掉了个馅饼砸到你头上了,而你却误认为自己精明透彻的分析所得,由此导致的意欲膨胀将会使自己跳进深渊,所以投资在一定的基础之上准确的确立自己的能力范围胜过你学多少技术读多少书,以自己的能力圈来介定自己的投资策略,介定自己的安全边际.

此举是一个非全知者可以赢的策略,而与此相反的却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全知者的必败策略!

其二、有限选择是理性

《老子》讲: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甚爱必大费;厚藏必多亡。故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我们以交易为例:很多人认为交易失败的根源是人性,人性的根源是贪婪与恐惧,贪婪与恐惧的的具体表现是不能遵守交易规则,或者说交易者在反思自己的过错时发现自己不能遵守交易规则是因为贪婪与恐惧,就是说本来打算赚5个点就走,结果当赚了5个点之后想继续增加到10点,最终导致交易失败,当然这是一个方面,总结也是正确的。

但是这不是根本逻辑,真正导致交易失败的原因是在交易过程中没有对交易的获利空间给予心理上的有限选择,这跟前一个逻辑有什么区别,前一个逻辑是对每一次交易进行有限选择,而后面的逻辑是对整个交易的逻辑进行有限选择,后一个选择才是内心原点,当你只发现前一个逻辑时你仍然会困在交易失败的泥潭中,因为当你做出整个长期交易的有限选择之后,你就不会因单次单次交易过度膨胀,如果你没有做出长期交易的有限选择,你的单次交易就没有规则性的东西可言,交易与投资相辅相成,投资的过程我们也要做出心理上的有限选择才可以。

其三、逆向投资是理性

《老子》讲:后其身而生先,外其身而身存。无论是后其身还是外其身都是将自己置身于群体之外,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的视角、立场去处理问题,很多事情置之度外才能看得明,做的对。

巴菲特讲“逆向投资”是以绝大多数投资者作为参照系的,但实际上只是投资正道,并非真的逆向,逆向投资的本质是:人性造就市场,理性成就投资者。

结语:

追根到底人性的荒芜与混沌是造成投资失败的内在因素,所谓的贪婪与恐惧只是荒芜与混沌的表现罢了,而理性之美在于使人性的荒芜与混沌如天地初开一样使混沌黑暗有了天地、有了光、有了边界、有了运行的法则。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