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平安2020年前三季度财务业绩尚可,我重点关注的这几点的变化

对于今年中国平安来说,确实是困难的一年。在股价上就可以充分反应出了大家对于中国平安的态度,截止到目前,中国平安今年股价下跌了6%,而沪深300指数上涨了14%,而同行中国人寿股价上涨了34%。

在我之前的一篇文章:中国平安已经成为了资本市场的弃儿,而我依然坚定持有,我表达了今年中国平安无论从经营情况还是从股价上来看,表现很差的原因,但是基于中国平安的基本盘,我依然选择坚定持有。

从最新发布的中国平安的2020年三季报来看,我认为财务指标表现尚可,虽然大部分人感觉很差。在中国平安今年在资产端和负债端都很不利的情况下,营运利润依旧保持增长,而营运利润在保险行业是反映真实的经营情况,表明中国平安的基本盘依旧强大。

在上面的财务业绩看到,营运利润和年化营运ROE都表现尚可,尤其在今年疫情的影响下。但是净利润和新业务价值下降20%以上,净利润下降主要的原因是今年投资端的影响,比如中国平安投资的汇丰银行,地产股等等,都表现很差;而新业务价值下降幅度这么大,除了新业务保费下降外,最主要的原因是新业务价值率的严重下降,后面会再详细说明。

由于中国平安的业务繁多复杂,很多人对中国平安表示看不懂,就认为中国平安不透明,有很多问题等等。其实,中国平安在中国A股做信息披露已经是做的最好的上市公司之一,而中国平安的业务分开来看也并不复杂。

我在“谈谈中国平安的估值及市场的担忧”提到过,中国平安的寿险,财险,银行业务占中国平安集团的业绩大部分,其中,寿险业务就已经占了集团的业务的68%。寿险,财险,银行是中国平安贡献现金流的三个发动机,驱动着其他业务的发展。对于上面的图片可以看到,影响2020年前3季度业绩的就是寿险和财险业务。

因此对于中国平安未来的发展,我重点关注的是寿险和财险业务,而银行业务已经平稳发展,科技和资管业务占的比例较低,如果能贡献利润最好,不能贡献利润对于集团整体业务也构成不了太大的影响。

其中,关于寿险和财险业务的几个指标是我后续会紧密关注的:

寿险的新业务价值率

对于新业务价值的下降原因主要来自两方面:1. 新保单的规模下降;2. 新业务价值率的下降。对于新保单的规模下降我并不担心,因为保险公司的保费规模其实并不最重要,因为如果为了保费规模,销售很多不能赚钱的保单,往往会造成亏损,这也是巴菲特不会让旗下的保险公司参与市场上的价格竞争。销售高价值的保单才是最重要的。

从上面可以看到,中国平安去年的新业务价值率达到了48%,而今年的新业务价值率只有35%,这也是造成新业务价值的关键因素。从这个指标也看出,中国平安在销售保单的时候,也在用低价来吸引和挽留客户,这种现象是否未来持续还是可以扭转,我会持续关注。

财险的综合成本率

财险也是同样的情况,综合成本率是类似寿险业务价值率的指标,是衡量财险业务的成本优势和品牌优势。

从上图可以看到,中国平安的财险的综合成本率从去年的96%上升到了今年的99%,这意味着抛开投资收益,财险业务基本是不赚钱的,这也是为什么财险业务今年的收益贡献这么差。因此,我也会持续关注该指标未来的变化。

用户数和客户数

中国平安相比着其他保险公司的优势在于其在科技,生态资源上的领先性。中国平安多年在科技,生态领域上的持续耕耘,有了超过5亿的互联网用户,而这些用户可以源源不断的转化为签合同的客户,再通过平安的多个交叉业务,推动客户购买多个产品,形成黏性,贡献越来越多的收入。

因此,中国平安对于科技和生态的投入会逐渐形成竞争壁垒,一方面,可以有实力抵御互联网巨头的降维打击;另一方面,可以比同行获客成本大大降低。衡量这个竞争壁垒的主要指标就是用户数和客户数,而从上图可以看到,中国平安无论是在用户数,客户数,还是多合同的客户数比例都在上升,说明中国平安在科技和生态建设方面的竞争壁垒在加强。

我们知道,中国平安有五大生态圈,其中,医疗生态是重要的生态圈之一,尤其是今年疫情的情况下,平安好医生取得了非常好的效益。

从上面这张图上,我们看到中国平安通过科技和生态建设,打通了用户,医院,政府,支付等各方的生态闭环,为中国平安的金融主业贡献了很多的客户和收入。

因此,可以看到通过科技的手段打造生态圈,这是一条非常有价值的道路,但是这条道路走通并不容易,因为这是与阿里巴巴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的同台竞技。

这条道路未来走的怎么样,用户数和客户数会告诉我们答案。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